相关文章

崇明是怎么做到垃圾分类的?

  崇明利用农村和海岛相对封闭的优势,打造了垃圾分类的“农村模式”。  在中心城区,垃圾被扔进垃圾桶以后,要查出是谁没有分类,又是装摄像头,又是翻快递单。在农村,家家户户独门独院,崇明给每家每户发了2个垃圾桶,一个干垃圾桶,一个湿垃圾桶,要求摆在门口,垃圾清运人员一来,哪家没有分类,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让村民改变长久以来的观念和生活习惯也很难。过去,很多人直接把垃圾倒河里,造成河道污染,或者干脆堆在路边、河边,慢慢的竟然把河给填了,甚至有的村民说,“正好铺了路,方便走。”  其次,让村民明白什么是干垃圾、什么是湿垃圾也不简单,不少老人是目不识丁的文盲。  港西镇北双村党总支书记李小英说,改变习惯绝非朝夕之功。北双村的村干部、小队长、志愿者挨家挨户“磨嘴皮子”,用通俗易懂的方法让村民明白垃圾如何分类。有些老人不明白干垃圾、湿垃圾的区别,志愿者就在宣传时告诉村民,会烂的是湿垃圾,装在咖啡色垃圾桶里,不会烂的是干垃圾,倒在黑色垃圾桶里,老人一下子就记住了,小孩也分得清。

  有的村制订了奖惩制度

  为了促进村民做好垃圾分类,有的村还制订了奖惩制度。  横沙乡丰乐村制订了《丰乐村村规民约之生活垃圾管理办法》,对分类不清的,前三次给予警告教育,由垃圾收集员进行劝导;超过三次则将受到处罚,并影响相关人员今后的评优和奖励。  港西镇北双村定期对村民垃圾分类情况进行监督评分,每月公示一次,各家各户垃圾分类情况一目了然,并评选出3-5户最佳农民家庭,给予一定奖励。

  推行“湿垃圾不出村”

  农村在推进垃圾分类上有难处,却也有优势。  崇明三岛相对封闭,根据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的指导意见,崇明要推行农村“湿垃圾不出村”的就地资源化利用“自循环”模式,而整个崇明的绝大部分垃圾也要实现不出岛就可以处理。  在丰乐村,有全国第一座农村餐厨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站,小小的垃圾箱房里,一个一人多高的柜式消灭型生化处理机,“吃下去”的是厨余垃圾,“产出”的是可直接返施于田的液态有机肥料。“村里每天产生三四百斤餐厨有机垃圾,统一投入处理机,加工成有机肥进行再利用。”丰乐村党支部书记顾伟达说。  目前,崇明18个乡镇均已建成镇级湿垃圾集中处理站并投入试运行,从居民处收集的湿垃圾通过专用车辆运到那里,实现了湿垃圾不出乡镇处理。干垃圾则通过垃圾清运车被送往各垃圾中转站压缩,再运至崇明固废处置综合利用中心进行处置。  崇明生活垃圾分类减量推进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这些湿垃圾处理站在建设之初就设置了“高门槛”:运营产生的废水、废气,都要达到世界级生态岛建设和环保部最新监测指标的要求;尾料作为有机肥使用,必须经农业部门检测认证。

  建成“崇明特色”治理体系

  今年,崇明还将对各乡镇实施垃圾量的考核。“通过大数据,崇明每年产生的生活垃圾中,湿垃圾占比理论值在40%-50%左右,我们以此为标准对各乡镇收集处置的湿垃圾进行核量,从而确定各乡镇在生活垃圾分类这项工作中做得是否到位,杜绝浑水摸鱼。”上述有关负责人介绍。  为了配合核量考核,各乡镇的湿垃圾集中处理站都将安装智能监控、智能称重系统。  崇明还在探索建立岛内包装物回收的押金制度。  许多人也许会有这样的童年记忆:帮爸爸将空啤酒瓶退回小店,就可以拿回几分或者几毛钱。根据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的指导意见,崇明要探索建立岛内包装物减量的押金回收等制度。实际上,此举在某些国家和地区的垃圾分类实践中就已被采用,不仅促使企业在生产商品时要考虑减少包装,承担包装的回收处理,同时也鼓励消费者共同参与垃圾分类、资源回收。  根据计划,到2020年底,崇明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置率要保持100%,资源化利用率达到80%以上;利用相对封闭的“岛屿优势”,建成“崇明特色”分类减量垃圾综合治理体系,打造全国性“可复制、可推广”的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区。 (晨报记者 郁文艳)  [相关新闻]

  这个小区真正做到定时定点扔垃圾

  徐汇区惠工新村是为数不多真正做到垃圾投放定点又定时的小区之一。  同大多数小区早晚各2小时扔垃圾的时间段相比,惠工新村扔垃圾的时间早晚各长1个小时,分别是7点-10点、17点-20点。过了点,垃圾箱房就上锁了。  “我们是2016年秋天开始实行垃圾分类的,因为小区中老年人居多,难免有时候有老人忘记了时间,但我们会提醒他(她)。虽然过了时间,但居民绝不会乱扔垃圾。”小区自管组组长张月红介绍。  推行垃圾分类,惠工新村有它的特殊性。小区184户居民,大部分都是惠工缝纫机厂的退休工人,自管小组成员里,有的曾经是惠工缝纫机厂的领导。张月红退休前就是惠工缝纫机厂上海办事处的书记。也就是说,这里的居民曾经做了三四十年的同事,后来又做了20多年的邻居,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小区,今天谁出门不在家,这几天谁生病了,邻居们心里都清楚。前不久,小区保洁员捡到一个祖传的戒指,不到两三个小时,就找到了失主。在这样的熟人社会,街道、居委会、自管小组、第三方环保机构说要在小区开始垃圾分类了,动员大会一开,家家签名承诺。你不分类,都不好意思。  两三个月过去,志愿者就不需要在垃圾箱房值班监督了。

  谁乱扔垃圾,摄像头全部拍下来

  长宁区中华别墅是沪上垃圾分类的榜样小区。走进小区,大门左手边就是垃圾箱房。不大的区域复合了垃圾箱房、垃圾分类宣传教育、垃圾分类成效考核和展示、绿色账户积分兑换等多种功能。垃圾箱房外,2个咖啡色的湿垃圾桶内,清一色厨余垃圾,分得清清爽爽,几乎挑不出毛病。  3月25日早晨7点多,记者来到小区采访,两位老阿姨来扔垃圾,解开装着厨余垃圾的袋子,把里面的垃圾倒进垃圾桶,然后把塑料袋扔进干垃圾桶。最后,走到水池旁洗手,完了取下毛巾擦擦。公告栏内,保洁员记录着每天小区分出来的湿垃圾量。“这个小区的居民素质都很高,别看年纪大的多,但大部分都是知识分子,阿姨们去了日本回来,还会跟我说,‘现在我们垃圾分类也做得很好了,跟日本比差不了多少’。”保洁员卢师傅说,现在小区里垃圾不分类的人也有,但只是极个别。  然而,就是这样的小区当初也有过一段靠人盯,甚至翻垃圾袋找快递单,进而找出乱扔垃圾者的日子。  垃圾分类之初,小区组建了志愿者队伍,每天7:30-18:30轮班在小区垃圾房前蹲点“盯”,劝导居民对混装垃圾进行分类,并示范如何投放。退休居民骨干负责工作日,白领青年承担周末时间,还设置“红黑榜”,那些一不小心上了“黑榜”的家庭压力山大、自惭形秽,立马就改掉了垃圾不分、垃圾乱扔的陋习。短短数月后,小区家庭垃圾分类率实现从5%到95%的飞跃。  静安区嘉利明珠城更是“绝”了,在小区每幢楼底楼放垃圾桶的地方安装了摄像头,谁不在规定时间扔垃圾、谁乱扔垃圾,全部拍下来,居委会把背影图像公布在小区公告栏。